蛙妖

武冈人网 2020/10/21 11:44:17

留意到武冈双牌老乡OK妙先生在我的文后留言:

我们村里,几十年以前,有一个人晚上去叉鱼,那天晚上小溪里全是一种滑鲶,他叉了可能有上百斤,后来在溪流的水口,看见一只巨大的滑鲶,张开的嘴巴比他人还要大,他丢了鱼叉,跑回家,把叉的鱼全部倒回溪里,第二天,有一条腿残废了。

他的留言虽然极短,但信息量非常丰富,我想如果哪天再深挖一下,应该又是一个很神奇的故事。同时,这让我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个故事,于是决定今晚马上写出来。

也有粉丝留言劝我,这年头,你还讲鬼故事,简直OUT了。我笑笑,不作声。

现在,我想小声说,我也许并不是只想讲鬼故事,我只是想通过讲鬼故事的形式,把童年的一些难忘的记忆留下来。

还是想呼吁一下,帮我多喊些人关注“舟子的船”吧!也许,好些故事,其实是我们那一代人共同的记忆!

蛙妖

武冈民间传说:蛙妖

首先说明,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吃货,喜欢到处寻味。

但关于蛙的美食,我应该从没主动点过餐。如果偶尔有同桌的食客刚好点了蛙这道菜,我也基本上不会多动筷子。

其实,我很认同蛙肉很美味的,但我还是控制自己,尽量不吃或少吃。

这么多年,我从没对别人说起过我不爱吃蛙的原因。今晚,我决定坦白,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。

幼年的时候,我们村有个人(别对号入座问我到底是哪个人,我港白话的时候,你们莫盘我的根根,这样不礼貌,也会影响我讲故事的兴致),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。

说他胆大包天,我就服他敢走夜路,那些大家认为不干净的地方,他半夜三更就敢孤身一人去,而且走过路过屁事也没有。

大家说他胆子钵钵大,阳气很高的,鬼见都愁的。

那时候没什么肉吃,他又总想开荤,于是到了夏天的夜里,他总去捕蛙。

武冈民间传说:蛙妖


关于德江人捕蛙的方式,我想在这里多说几句。

最先的捕蛙,完全是满足自己的腻口味,就是捕到蛙,回来剥皮吃肉。

想当年,蛙很多,很大,捕到的蛙,完全就是只吃两条腿。不像现在的一些餐馆,说连皮带肉煮着吃才有味。

当时捕蛙也很暴力,很原始,就是一手打个麻杆火照着,一手拿着根长篾块,照到蛙,一篾块拊上去,直接把蛙砸死或砸晕,然后再放进化肥袋里。掂量着估摸够吃一餐了,就回来剥皮取肉。

后来,装干电池的手电筒在农村开始普及了,武冈的城里人也想腻口味,开始买蛙收蛙吃了。

德江的捕蛙人,就变了下方式,一手拿个手电筒照,一手拿个网兜子罩;也有不用网兜的,因为后来发现蛙们很傻,只要用手电筒一照,它们原地不跑,可以直接徒手捉的。

捕到的活蛙,也是用化肥袋子装了,大清早就坐车或步行送往武冈城里的街上去卖,畅销行时得很。

我记得那时候,能卖得起价的从来就不是小青蛙,而是大个儿的石板蛙。

而现在,本地的纯种石板蛙,大约差不多全绝种了。那些人工养殖的美国牛蛙,个头大是大,但肉质与原先的野生石板蛙相比,实在是差远了。

况且,现在的野生小青蛙早就是国家法律保护的“四有”动物,只允许人工合法养殖的才准上餐桌了。

唉,说了这么多,还是没说到正道上。我得马上转回来,绕到我们村里的这个捕蛙人身上来。

我记得当年他去捕蛙,可挑剔了,没有半斤大的石板蛙,他不下手的。

而这种石板蛙,一般是河边或溪水边才有。

武冈民间传说:蛙妖


武冈民间传说:蛙妖


所以,他每次晚上捕蛙的时候,就会从月塘东舟坝那座拱桥那里起步,沿着河岸一路照上去,大约走到黑坝子,就能捕到一餐菜了。

我说的一餐菜,可是很丰盛的一顿大餐呀!也就是说半斤左右的石板蛙,因为只吃两条蛙腿,他起码会捕到七八只或十来只。

但有一天晚上,非常非常的奇怪,他从东舟坝那里起步,听是听得见蛙叫,只是麻杆火一路照到了黑坝子,他还没捕到一只蛙。

但前方,却总是传来沉闷如牛叫一样的石板蛙的叫声,他循声一路照过去,就是没看到蛙。

他不服气,他很生气,一路照上去。

然后,他在蕉林下面管子山大坝口的环眼(水坝的出水口)那里,碰到了一只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的巨蛙。

那只巨蛙有多大呢?

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有一只小奶狗那么大。因为我后来亲眼见过那只蛙,真有狗崽崽那么大的。

据捕蛙人后来同我们讲,当时他照到这只蛙时,蛙一点也不怕人,不退不跳,不逃不跑,还像个生气的狗崽崽一样,哇哇哇地冲着他大叫。

我前面已经说了,这个捕蛙人天生胆大包天的。

虽然是个从没见过的巨蛙,但他一点也不怕,而是很生气,非常生气!

娘卖逼的,老子今晚一个麻古也没捉到,原来是你这个鬼东西在搞鬼呀!还敢叫,叫你妈个逼,老子分分钟锤死你!

他挥起手上的长篾块,对着那只巨蛙就狂抽。

然后,就得意洋洋地提着这只巨蛙就回来了。

村里人都来看稀奇,我也是其中看稀奇的那一个。

真的大得像个狗崽崽一样,我后来再没见过那么大的石板蛙。

村里人围着死蛙议论纷纷。

家里的老人劝他,这么大的一个蛙,只怕是个怪气,还是莫吃为好。

他脖子一梗,气冲斗牛,怕个卵,就是因为它是个怪气,我才要吃他。

于是当着众人面,剥皮斩肉,用油在锅里煎。

好奇怪呀,那肉煎了很久,好像总煎不熟的样子。

武冈民间传说:蛙妖


他不管,像着了魔一样,跟蛙完全杠上了,肉煎熟一点点,他就撕掉那点子熟肉,丢到嘴里嚼着吃掉。

整整一只蛙,还真被他吃下肚去。

吃了这只蛙后,他好像也没什么事,照样那么强壮,照样那么牛气,照样那么胆大包天。

但过了一些时日后,村人惊讶地发现,他不再捕蛙了,也不再吃蛙肉了。而且,似乎他还落下了一个流清口水的毛病。

就是,他无论坐在哪里,只要稍微停留一下时间,就会不停地吐清口水。只要他坐过的地方,周边的地上,就会留下一大滩他吐出来的唾沫。胃口不好的人,见了就会非常地恶心。

而且他吐口水的声音,非常地恐怖,哇哇哇地像蛙的叫声。

后来,年纪轻轻的他,就得了食道癌死了!


来源:舟子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

 

阅读 111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