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童年

武冈人网 2020/11/5 20:37:27


时光不堪回首,曾经的脸上已然布满了皱纹,乌黑的头发此时已是霜染鬓发。

时间的脚步匆匆带走了岁月,带走了年少轻狂,留下的满是记忆的痕迹。

生活的重担,工作的压力,让我们几乎忘却了快乐。那些没有虚伪,不加掩饰情感的岁月已经离我们远去。

外去打拼,为事业而奋斗,和时间赛跑,创丰收,争效益,试问还有几个人能够有时间回想自己的童年。

无意中听到一首久违的歌曲《童年》,把我带回到了那个充满快乐的年代。

一首老歌,回味悠久。


我的老家离城还有二十多公里的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村前是数百亩的陇田,四周群山怀抱。

七十年代,上面也许还没有计划生育的指示,所以,即使住户不多,可大大小小的同龄人却不少。

年岁小,不知道什么是寂寞无聊,有玩伴比什么都高兴。

那个年代,那个地方,我和玩伴们几乎是一群小麻雀,小野鸭,叽叽喳喳,整日闹腾个不停。

下塘摸田螺,上树掏鸟窝,跑着去几里外的地方玩几乎不嫌累。一天下来,每个人都像个泥猴一般,回到家里,挨上一顿父母的数落是家常便饭。

那个年代,上学放学也没有像现在的孩子起早贪黑,更没有现在的孩子们那么多的作业。所以,上学放学淘气是我们做得最多的事情。


春天来到的时候,桃树开满了白色红色的桃花,远远望去,五彩缤纷,好看极了。小小的花儿,且带着丝丝甜意。

等挑子熟了的时候,我们几个玩伴结伴去学校,离开大人们的视线,那股子淘气劲就马上展现出来。

来到学校旁边的院子,去偷摘别人的桃子,因为我不会爬树,他们让我放风,捡挑子。

然后他们几个如同灵巧的猕猴一样,爬到树上寻找最大最红的挑子。摘一个就扔下来,我赶快捡起放在一堆。

等到摘得差不多了,我会催促他们赶紧下来,告诉他们快上课了,迟到会挨罚,老师会批评我们的。

我仰着头叫好几次,他们才肯滑下树来,然后数落我的话多,说我胆小,笑话我怕老师,一个个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下得树来,一个人分得几个桃子放进书包,然后一路小跑,等到坐到书桌上的时候,每个人的脸都是红彤彤,汗津津的,虽微微带喘,笑容溢满脸,快乐在心中。


夏天来到的时候,我宅院旁边有一座小水库,清凌凌的塘水诱发着玩伴们的水性。

每到放学回家,一同约好,紧忙吃饭,把牛赶到水库的山坡上,然后下塘洗澡。

来到塘边,我们几个玩伴脱衣解裤,往地上一放,仰泳,狗刨,潜泳,什么招式都会。

每到晚上,我们更是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不着家,那个时候家里还没有电,更没有玩具,玩伴们在晒谷坪玩耍是最快乐的时情,捉迷藏,丢包,老鹰抓小鸡。那个开心,那个快乐,不玩到家里的大人喊上三遍五遍都不想回家的。

每一次捉迷藏,因为我胆小怕黑,不敢躲到最隐蔽的地方,我总是第一个被玩伴们发现,被逮住,然后罚我,虽然如此,快乐是一样的。

秋天的时候,等收完了稻谷,就下田捉泥鳅挖黄鳝。从田野里挖来软软的黄色的泥巴,然后撮泥球,等到晒干的时候,用弹弓去打鸟。


冬天的时候,堆雪人,打雪仗,不把裤脚整个弄湿是不愿回家的。

无忧无虑的童年,什么淘气玩什么,玩什么都是那样的开心。

无忧无虑的童年,快乐的童年,虽然走远,时间不会倒流,快乐的时光,也只能留作回忆。

繁忙过后,闲暇之余,我们不妨回忆下快乐的童年,你会发现,开心还会爬上你的眼角眉梢。




来源:戴光辉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

 

阅读 57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