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的小人书

武冈人网 2021/10/8 18:37:18

童年的小人书《西安晚报》2021年9月30日

□林日新


  我爱阅读,从小就开始的。还未上学时,就喜欢翻小姑姑的教科书,看里面的图片,虽然不识字,但总觉得那五颜六色的图片好看,有趣。姑姑见我爱看书,偶尔就从学校带回小人书,她一边看一边说给我听。

  读小学时,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很少,回家后不到半个小时就做好了。其余时间就想找小人书看。二伯父在县城师范学校当老师,常从学校带图书给堂弟看,我便常蹭堂弟的书看。堂弟不肯借,说是他爸说“怕丢了,要赔的”。不过允许我当着他的面看。只要可以看书就行!于是,我就悄无声息看着小人书陪他写作业。他有《红灯记》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沙家浜》等连环画,图很清晰,看起来很舒服。这几部电影我都看了两三遍了,内容早已记得清清楚楚了,看连环画就等于电影重现,因此,看得很快,不到两天,他的连环画全被我看完了。我问他家里还有么?他说:“没有了。要想看小人书,到城里车站前的书摊上,一个书摊就有几百本小人书,一分看一本,可以让你看个饱。”听后,我向往至极。然而,我父母是农民,天天要挣工分,哪有时间带我进城呢?就算进城,他们又哪肯花钱让我看小人书呢?

  一天,我拿一角钱到合作社买盐,发现货架上有几本小人书,就问售货员:“能给我看一下这本《羊城暗哨》么?”售货员给我拿出来,顺手把我的一角钱接过去了。我忘形地翻阅起来。这是一部抓特务的电影,情节曲折,扑朔迷离,场面惊险刺激,动人心魄……等到看完后,我把书退给售货员。他说:“你已经交钱了,拿走吧!”这时我才记起自己是来买盐的。售货员一听:“你买盐咋地让我拿书?”我哭着说:“如果我不把盐买回去,爸妈会打我的。”售货员说:“你把书翻卷了,我咋卖得脱?”硬是不让我退书。回家后,母亲知道了,很是生气,说:“你这个败家子,我要你买盐,你倒买了本书回来,书吃得的么?马上给我退回去!”我哭着说:“退不脱。”母亲拉着我到合作社。售货员不肯收书,母亲就与她争吵起来。后来,合作社的主任来了,他了解原委之后,微笑着对我说:“小子,爱看书是好事,以后可不能白看书哟。”售货员这才极不情愿地收好书,称好盐。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再也不敢进合作社去,生怕售货员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这个看白书的又来了。”

  四年级时,一天,我向同桌借了本《草原小英雄》,准许我看一个课间。一下课,我就专心致志地看起来,直到打上课铃后,我还在看。班长走来,一把将书抢走,情急之下,我本能地伸手把书抢回,“哗”地一声,书撕烂了。同桌要我赔书,因为他也是借别人的,可我哪有钱赔呢?向父母开口要——只会讨一顿骂,这肯定不行!放学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在琢磨如何向母亲开口讨钱,堂姐发现我垂头丧气,问道:“你怎么啦?”我把自己的苦衷告诉她。她说:“明天随我上山取菌子,五个菌子一分钱,我帮你卖。”我一听有门路弄钱了,立马来了劲。翌日,天刚蒙蒙亮,我就起来去后山取菌子——堂姐只要松树菌,余下的,我留下自家做菜。结果,我一连取了十天,才凑足了60个菌子,得一角二分钱,还给了同桌。

  有了这次经历,我就利用周末和下午捡桃核砸桃仁,摘蓖麻、摘茶叶,捉泥鳅……私下攒钱了。当我有一角钱后,便随堂姐到镇上去,到大合作社去买小人书。这一年,我共买了三本小人书。有了自己的小人书后,我不仅可以从容不迫地看,还可以用书换别人的书看。从此,我知道了《刘胡兰》面对敌人的铡刀,面不改色,视死如归,“生的伟大,死的光荣”;看到了《铁道游击队》里飞虎队员飞檐走壁的绝技,抗击日本鬼子的英勇;也见识了《火焰山》中孙悟空的七十二变,一个筋斗翻十万八千里……在小学毕业时,我已成拥有十二本小人书的“富翁”了,我把它们全部送给妹妹们。因为此时,小人书已不能满足我强烈的阅读欲望了,我已喜欢上《红岩》《林海雪原》等长篇小说了。

童年的小人书

来源:林日新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

 

阅读 42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