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国内资讯 隆回过年打糍粑,难忘的美味!

隆回过年打糍粑,难忘的美味!

醉美隆回西 2024/2/16 19:40:01

打糍粑
文:新君

腊月二十八,打糍粑,打糍粑是春节前夕家庭中的大事,乐事。过年打糍粑,是农村的传统风俗,那刚做好的热乎乎的、柔软软的糍粑,是我儿时最难忘的美味。
糍粑可用来作拜年礼品,也可以当辅食吃。在我们农村,父母做上寿酒席时,作女儿的要舂很多糍粑,寿宴上给每个客人送2个糍粑作回礼;男女订婚时,男方要给女方送一担糍粑,送给女方的亲戚朋友,婚宴上也用糍粑作回礼;建房上梁时,砖匠师傅站在屋顶上向下面扔糍粑,以示吉祥,前来吃乔迁酒的人都在堂屋里抢糍粑,那场面非常热闹……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糍粑是最好的礼物。
图片
糍粑,可用油炸着吃,可用火烤着吃,也可放在甜酒里煮着吃,吃法不同,口味各异。最让人回味的是,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,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聊着天,一边烤糍粑。糍粑在火上烤着,膨胀得鼓鼓的,用手一按,软软的,吃起来十分爽口。也可用糍粑包着砂糖吃,十分香甜。
糍粑好吃,打糍粑,更让人难忘。
打糍粑,是个集体活动,一个家庭单独很难完成,一般是左邻右舍互相帮忙,合作完成。能聚在一起打糍粑的邻居,一般关系比较亲近。
几个家庭相邀打糍粑,浓浓的人情味与热闹的年味,相互渗透,情感也在合作中升华。一屋子人,男女老少都有——看热闹的,帮忙打糍粑的,尝吃糍粑的,吃糯米饭的,一个个喜笑颜开,享受打糍粑的快乐。
图片
大灶里的柴火,烧得正旺,浸泡了一天的糯米,在蒸笼里冒着热气,底部的水咕嘟咕嘟冒着水泡。厨房内,已是蒸汽腾腾,烟雾缭绕。蒸笼里的糯米蒸多久才会蒸熟,成为软糯香浓的糯米饭,有经验的人全凭感觉。
堂屋里的青石碓,早已清洗妥当。三五个年轻人,也早已把打糍粑的木棒拿在手,一个个跃跃欲试,想大显身手。打糍粑之前在青石碓里轻轻地涂一些芝麻油,防止糯米与之相粘。接着用盆子打了半盆子熟透了糯米饭倒进入了青石碓。
打糍粑要趁热,温度低了就不容易舂烂。两个年轻人拿起木棒就着青石碓内边捶舂,一上一下不停地舂糯米饭。打糍粑虽然是个体力活,但也有一定的技巧,不能各自为战,齐心协力。一般来说,你打我的棍头,我打你的棍头,边打边围着青石碓转着挨,使劲地费暗力。
没手劲的人,舂不了几下。没技术也不行,如果配合不好,就会把糯米团提了出来弄到地上。没几分钟的功夫,就有人已经气喘吁吁,奈不何了。旁边的人接着上,不管有没有经验,只要有力气,都一一出场。一些年轻小伙,没有经验,有的拔不出木棒,有的用力不均,有的配合不到位,引得大家哄堂大笑。
糯米饭在碓里舂了很久后,均匀细腻柔软成团了就可出碓。此时,几个人拿着木棒,不停地转动,几人合力猛的一下将糯米团撬起,转移到一旁的案板上,在案板上撒了一层米粉,防止糯米饭团粘手。
接下来,就是捏糍粑,手工按成或大或小的圆形,再用专用的模具来按压成形,模具上刻有各色花纹,一个个漂亮糍粑就做好了,然后放在干净的地方晾着,凉了就变硬了。有些家庭还在糍粑的中心点几点红色颜料,表示喜庆。
图片
打糍粑时,我最喜欢吃糯米饭和刚出青石碓的柔软的糯米团,刚刚打好的糯米团,还冒着热气,送到嘴里轻轻一咬,那种糯米的清香,那种柔软的嚼劲,比吃米糖爽多了,少了一点甜,多了一点柔软,胜似人间最好的美味。
打糍粑,千年的传承,以前,过年时,家家户户都要打糍粑。如今,打糍粑的人越来越少,市场上所售的糍粑都是机器压出来的糍粑,吃起来,没有手工制作出来的那么味道,总感觉糍粑里缺少了什么东西——缺少了打糍粑的乐趣和糍粑上的年味。老屋走廊边的那口打糍粑的青石碓,也不见了踪影,每当过年,我就想起它。
来源:醉美隆回西


阅读 715
分享到:
GPT Ai智能机器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