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洞口文学 和一个洞口外卖女骑手的对话

和一个洞口外卖女骑手的对话

平溪江渔夫 肖正 2023/8/23 16:35:58

晚上9点多。

到雪峰广场散步。

在小吃一条街的一端,看到一个饿了么的女骑手,坐在自己的电动车上,端着一碗外卖的米粉在吃。

作为同样也是跑腿骑手的我,心里突然很触动:这么晚才吃晚饭,做这一行真的不容易!

虽然之前没打过招呼,但天天在大街小巷跑,相互之间,也遇见过很多次数了。

我走近去,和她攀谈起来。

“这么晚才吃晚饭,今天单很多啊!”

她说:“单不多,这是刚送的一个外卖,客户不要了,只能自己吃掉。”

听到这话,我心有戚戚然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自己也吃过不少这样的外卖。

“你们一般一天能送多少钱?”

“一百多点。”她回答。

“不会这么少吧?我听说他们送美团的,一般都有四、五千一个月,多的六、七千。”

“美团比饿了么单多,我们饿了么单越来越少了。”她说。

“那你怎么不去美团送呢?”

“美团规矩严,压力大,我既要兼顾家里,还要送小孩上下学,适应不了美团的快节奏。”

这时候,过来另外一个饿了么的骑手。

问她:“你这一单没送给客户,自己吃了?”

她气愤地说:“我送到工业园,打客户电话,客户说没看到我。我就打开导航,发现竟然还有五百多公里。”

另外那人笑着说:“肯定是外地的订单,平台推错了。”

我问:“像这种情况,应该不会有差评或者超时吧?”

她说:“管他呢,正常应该不会有。”

我继续问:“看你说话,不像是洞口本地人啊。”

“我是广东茂名的。”

“嫁到我们洞口来的?”我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现在住在哪里?”

“城西煤矿集资房那儿”

“几个小孩?”

“两个,大的17岁,在博雅读书,小的12岁,在新平小学读。”

“新平小学离你住的地方有点远,这样接送不方便啊。”我说。

“没办法,以前在这边租房子。”

聊得差不多了。

我最后说:“我送外卖,也做自媒体写公众号,我会把我们的对话写成一篇文章发出来。”

接着又对着她拍了两张照片,问她:“你同意我把的照片发出来吗?”

她说:“还是不发吧!”

我说:“那我给你打个马赛克。”

她不置可否。

就是默认吧!

图片

图片

在洞口街上,送外卖的女人越来越多了,他们多数是已婚妈妈,用柔弱的肩膀扛起生活和家庭的重担。

不管风雨寒暑,她们都在与时间赛跑,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行业里,为自己和家庭撑起一片天。

向她们致敬!


阅读 1111
分享到:
GPT Ai智能机器人